Nepire传记

改编自诸多短篇小说。

涅师傅

改编自孔乙己

涅师傅是站着做题而穿死宅衣服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不高;油光满面,身上常有怪味。穿的虽然是死宅衣服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堆溢出栈合并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涅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厦航涅公子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涅师傅。涅师傅一到阁楼,所有做题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涅师傅,你又来赛后秒题了!”他不回答,对队友说说,“Pwn1Pwn2,要一份WP。”便排出九个欢乐豆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到人家门前吹逼了!”涅师傅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到卢本伟广场吹逼,吊着打。”涅师傅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交流题目不能算吹逼……交流!……读书人的事,能算吹逼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Leak”,什么“缓冲区溢出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阁楼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涅师傅打给女主播五百块钱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涅师傅,你当真会Pwn么?”涅师傅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半个Pwn题也解不出呢?”涅师傅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HookChunk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直播间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有一天,大约是国庆节前的两三天,国科刘正在做题,打开Hint,忽然说,“涅师傅长久没有来了,我们没有Pwn手了。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学妹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他打折了腿了。”国科刘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吹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吹到林百万跟前去了。他面前,也能吹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写服辩,后来是打,打了大半夜,再打折了腿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打折了腿了。”“打折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死了。”国科刘也不再问,继续看他的题。

涅师傅中奖

改编自涅师傅中举

涅师傅放学回家,纸片人老婆们俱各欢喜。正待烧锅做饭,只见新王蕾,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,走了进来。涅师傅向他作揖,坐下。新王蕾道:“我自倒运,把个女儿嫁与你这厦航公子,历年以来,不知累了我多少。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,带挈你中了个全省特等奖,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。”涅师傅唯唯连声,叫浑家把肠子煮了,烫起酒来,在茅草棚下坐着。纸片人老婆们在厨下做饭。新王蕾又吩咐女婿道:“你如今既中了全国优秀奖,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。比如我这行事里,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,又是你的长亲,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?若是家门口这些做田的,扒粪的,不过是平头百姓,你若同他拱手作揖,平起平坐,这就是坏了学校规矩,连我脸上都无光了。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,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,免得惹人笑话。”涅师傅道:“岳母见教的是。”新王蕾又道:“亲家母也来这里坐着吃饭。老人家每日小菜饭,想也难过。我女孩儿也吃些。自从进了你家门,这十几年,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!可怜!可怜!”说罢,纸片人老婆们都来坐着吃了饭。吃到日西时分,新王蕾吃的醺醺的。这里夫妻百个,千恩万谢。新王蕾横披了衣服,腆着肚子去了。

次日,涅师傅少不得拜拜乡邻。卢本伟又找了几个队友,彼此来往。因是国家安全周,打了几个比赛。不觉到了周末尽间,这些队友约涅师傅去武汉比赛。涅师傅因没有盘费,走去同新王蕾商议,被新王蕾一口啐在脸上,骂了一个狗血喷头,道:“不要失了你的时了!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全省特等奖,就‘癞蛤蟆想吃起天鹅肉’来!我听见人说,就是中特等奖时,也不是你解出的Re题,还是评委看见你队友可怜,不过意,舍与你的。如今痴心就想中起全国奖来!这些中全国奖的都是天上的‘北斗第一星【天枢’!你不看见XCTF联赛排名靠前的那些老爷,都有万贯家私,一个个学富五车?像你这尖嘴猴腮,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!不三不四,就想天鹅屁吃!趁早收了这心,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公厕,每年寻几个欢乐豆,养活你那几百个纸片人老婆是正经!你问我借盘缠,我一天抢几个人还赚不得几个欢乐豆,都把与你去丢在水里,叫我一家老小嗑西北风!”一顿夹七夹八,骂的涅师傅摸不着门。辞了新王蕾回来,自心里想:“国科刘说我火候已到,自古无场外的特等奖,如不进去比他一比,如何甘心?”因向几个队友商议,瞒着新王蕾,到武汉。出了场,即便回家。家里已是饿了两三天。被新王蕾知道,又骂了一顿。